月明浠

爱嗑Lang的少女,胡乱撒粮,小剧组搬砖中。

【Lang/飞机延误的产物】曙色2

塔季扬娜按下了群发键。

协会的朋友、旧日的相识纷纷发来回复,表示可以前来参加她的婚礼。

塔季扬娜安慰地望向玻璃橱柜里挂着的蓝色婚纱,心突然被提了起来。她赶紧拿起手机确认。

朱莉·王仍然没有回应。对话框中的时间依旧停留在总决赛颁奖式那晚,朱莉在凌晨发来祝福,塔季扬娜正沉浸在欢愉里,来不及措辞,便只回复了感谢和几颗爱心。那是属于朱莉的冠军之夜,她想,她不应该喧宾夺主,于是在尤里求婚之后匆匆离开拍摄现场。

她靠在椅背上,隐约想起了朱莉当晚向她投来的最后一束目光,总觉得那双蓝绿的眸子背后隐藏着些许疏冷,或许是不适应热闹,又或许是看到了什么。塔季扬娜回忆起了朱莉拿着蓝手轻拍她肩膀的样子,那一刻的她...

《我的前半生》有没有哪位太太发唐晶X罗子君百合糖呀?求指路!(没有我就自产自销啦!

【Lang/控制不住的时间线/装正经哈哈】曙色


2019年4月。圣彼得堡。

身着深紫色风衣的朱莉·王推着行李箱转进了街口那家酒店。

春天的圣彼得堡乍暖还寒,雪线沿着楼房的阴影伸展着。阳光很晒,但是抵不过风寒。朱莉拉开窗户,用手搭在额头遮阴,手指修长的影子斜斜地投在脸上。


远处的火车站传来钟声。

这不是朱莉第一次来圣彼得堡。八岁那年外婆带她来探亲,不知不觉,已经是三十年前的事了。

外婆去世前的几年中总是喜欢跟朱莉谈起过去的回忆,关于圣彼得堡的故事尤其深长。亲戚家的红顶房子、花园里的粉玫瑰、在树根下偷偷埋藏秘密的童年。外婆有着中国人的血统,性格甜蜜而重视亲情,她沉醉在回忆里的样子就像是真的回到了豆蔻年华。

朱莉只是听着。她听着,却在想着别...

美腻哭包包❤️💗🌸(我肥来啦,不知道写什么好呢?

甜甜的梦

黑天鹅艺术蛋糕的下午茶☕️

【Lang/黑暗60题/脑洞】躁郁症


达利亚把钥匙插进锁孔里转动,打开了塔季扬娜家的房门。

“塔季扬娜?”她见客厅无人,担心地呼唤。

塔季扬娜神采奕奕地从卧室走出来,见到达利亚,她兴奋不可自抑地挥舞双臂,喊:

“达利亚,达利亚!”

达利亚掩藏住瞳孔中瞬间掠过的失神,惯常地笑:“怎么了,塔尼亚?”

“朱莉,是朱莉,她给我来电话了!”塔季扬娜脸上的笑容像一大片盛开的月季花。

“朱莉说下星期就要来圣彼得堡接我。”

“朱莉说想看我穿白色的裙子。”

“朱莉说要带我去里加的海滩。”

“朱莉说……朱莉说……”塔季扬娜像一只欢快的蝴蝶,四处扑闪着翅膀,飞舞着。

达利亚侧过脸,笑容倏然苦涩。她熟练地打开茶几上的盒子,从中取出几颗胶囊。

自从朱莉·王失去了消...

昨晚,从学校拍到的草莓味天空😂

【Lang/架空/暗黑60题】落血

If I have tears, it must be blood.

混沌之灵给朱莉下了最后通牒。

“不许再接近那个黑女巫,除非你希望下世轮回堕入地狱。”

女巫是低贱的物种,她们只会使出诡诈的技巧掩人耳目,黑女巫更是如此。

“混沌创世时从未给过巫师种族任何祝福,他们的存在于你来说是恶毒的诅咒。”灵握住了朱莉的心脏,“你必须小心那些表面无害实则内心邪恶的存在。”

灵冰冷僵硬的手指陡然收紧。

“尤其是那位塔季扬娜·拉莉娜。”

翌日,曙色澄明。一束红玫瑰被放在朱莉窗口,娇嫩的花瓣上缀着晶莹的水珠,煞是可爱。

比花儿更可爱的是塔季扬娜天真烂漫的笑脸。

朱莉用掌心细细摩挲着塔季扬娜泛红的双颊,深深地吸了一口...

【Lang/清淡的糖】一语成真


“塔季扬娜最好搞搞音乐,在家照顾孩子。”朱莉曾当着镜头那边全俄罗斯的观众如此评价塔季扬娜。

塔季扬娜当然不乐意,一提起这事,她就生气地撅嘴。她仍然专心致力于通灵事业,直到某天负心的男人第N次被她抓到在外拈花惹草,坐上情人的轿车扬长而去,并且再也没有回头。

达利亚怕塔季扬娜出事,亲自把她送回公寓。汽车远光灯不经意扫过楼门口,照见了一个颀长的人影。

朱莉面无表情地接过达利亚怀中哭到脱力的塔季扬娜,轻声道谢,顺手从塔季扬娜包里找到房门钥匙,将她转移到家。

“好了好了。”朱莉伸手擦掉哭包的眼泪,“这都第几次了,你还为那种人哭。”

“不是的……”哭包一边抽泣,一边认真地说,“你知道我是为什么哭?我是高兴的!终于…...

© 月明浠 | Powered by LOFTER